援鄂醫療“編外戰士”們:孤膽但不孤單

admin 2020-02-16 發布

摘要:“陳醫生單槍匹馬支援武漢。他(陳剛)是咸寧人,在恩施某醫院ICU上班,春節休假回了咸寧。疫情爆發后,他主動請纓,向科里報備去向,與中南醫院ICU彭主任等人取得聯系后,克服封城的困難,于大年初二來到中南醫院重癥隔離病房,與我們并肩作戰……2月12日,他剪短了頭發卻毅然決然地和中南醫院ICU團隊去了武漢

“陳醫生單槍匹馬支援武漢。他(陳剛)是咸寧人,在恩施某醫院ICU上班,春節休假回了咸寧。疫情爆發后,他主動請纓,向科里報備去向,與中南醫院ICU彭主任等人取得聯系后,克服封城的困難,于大年初二來到中南醫院重癥隔離病房,與我們并肩作戰……2月12日,他剪短了頭發卻毅然決然地和中南醫院ICU團隊去了武漢大學中南醫院接管的雷神山醫院,繼續開展重癥新冠肺炎的救治工作?!?月13日,中南醫院醫生胡洪濤在微博上寫到。

在全國各地的醫療隊不斷馳援湖北之時,也有不少類似陳剛醫生這樣單槍匹馬的醫療“編外戰士”。他們大多是從省外回湖北探親,在戰疫最吃緊的時刻,就地加入戰斗。

戰疫英雄,孤膽但不孤單!

檢驗科醫生錢珊英臨陣“跳槽”

“我和他們說,我不要報酬。如果需要,可隨時聯系我?!睆V東省東莞市常安醫院檢驗科錢珊英對人民網記者回憶道,“我2月7日晚上提出申請就地支援。9日,我接到了天門市疾控中心的電話,申請通過了?!?/p>

錢珊英是天門市蔣湖農場人,在東莞工作9年。1月23日,她和丈夫、女兒從廣東開車回到老家過春節。而幾乎同時,武漢疫情突然“爆發”,讓她揪心不已,“現在是國難當頭,我要是一個戰士,早就拎著槍上前線了!”

2月7日,在武漢市衛健委發出所屬醫院急需補充疫情防控專業技術人員的通告后,44歲的錢珊英第一時間就報名了,致電她在武漢市人民醫院等地的同學咨詢后,得知現在省內處處有交通管控,建議就近參加支援。

“我專門給單位常安醫院打電話,咨詢相關政策。單位知道后,非常支持,并且向我們暫時回不去的職工發出了就近支援的倡議”,錢珊英說,“這份倡議書給了我立即行動的動力?!碑斖?,她就給天門市人民醫院和疾控中心打了電話,申請當一名志愿者。

2月10日8點,錢珊英準時來到天門市疾控中心,成為PCR實驗室第13名“員工”,負責“新冠病毒”的核酸提取、標本整理等工作。

“跟在單位的工作內容與性質都差不多,”錢珊英對記者介紹說,“我們近期每天收到各鄉鎮衛生院送達的高危人群相關檢測標本約300個,工作量要比過去大很多,而且防護要求更高、心理壓力更大些?!?/p>

“要穿上兩層防護服,外面罩隔離衣,戴護目鏡,一進工作間就得連續呆上4-5個小時?!卞X珊英說,“進去前不能多喝水,因為不能上洗手間?!睆膶嶒炇页鰜?,已是中午12點左右。而后,她還要跟相關專家開會,進行討論與數據分析。

錢珊英(左)受訪者供圖

錢珊英 受訪者供圖

廣州護士向釵群 在老家恩施就地戰斗

“條件簡陋,只有這炭火,空曠的地方到處來風,風吹的跟打耳刮子似的……晚上溫度零度左右,聽說還要降!”2月14日零點,向釵群發了一條朋友圈。

向釵群負責預檢分診 受訪者供圖

1月30日,正月初六,向釵群到宣恩縣沙道溝鎮中心衛生院(宣恩中西醫結合醫院)報到?!靶骺h沙道溝的外出務工人員占全縣的四分之一,是當地疫情防控任務最艱巨的地方之一?!毕蜮O群說,“我主要負責預檢分診的工作。這是疫情防控的第一關?!?/p>

據她介紹,該醫院主要的任務是篩查整個鄉鎮村所有人的健康狀況。對有發熱及涉漢接觸史等的患者進行排查;將高度疑似等情況的患者轉運到縣城定點治療醫院。

“我要對進院就診的患者及隨行人員逐一進行體溫測量,為需要預檢患者第一時間做出指引或分流至不同科室就診,以免院內感染,保證就診患者和醫護人員安全?!毕蜮O群說,“預檢分診,看似簡單實則非常重要,需要堅持做到排查不漏一人。而且因為物資缺乏、患者的不確定性,這也是風險極高的崗位?!?/p>

據了解,向釵群平均每天檢測兩三百人。由于一個班次只有一套防護用品,“上班期間不能喝水不能上廁所,最長八個半小時?!毕蜮O群說,“每天工作都不能有一點疏忽,即使嘴說干了,嗓子啞了,也不能漏掉患者及家屬一絲的重要信息?!?/p>

向釵群是一名馬拉松愛好者,跑圈昵稱“小傻瓜”。最開始,由于交通管制,向釵群每天只能冒著嚴寒步行上班,每天能走3萬多步,幾乎走了個“半馬”的距離。到醫院后,雙手早已凍僵,要用熱水泡上5分鐘才能恢復,她的腳趾頭也早就生了凍瘡。幸運的是,近期他們被安排在醫院附近的賓館里休息,終于免除了步行上下班之苦。從1月30日至今,她和同伴們一天沒休。每天回到賓館第一件事就是“補覺”,幾乎“沾床就著”。而每天早上起來,她朋友圈第一句話永遠是:“加油!小傻瓜”。

向釵群 受訪者供圖

北京醫療行業人士吳隆安 重回老家戰疫

“父母年齡大,免得他們操心,暫時沒告訴他們,我也就是盡一個醫生的義務?!?月13日早8時,北京醫療志愿者吳隆安對記者表示。這一天是他到武漢江夏廟山社區衛生服務中心上崗的第一天。他家距離該中心20公里,而80歲的雙親和親朋尚不完全知情。

吳隆安 張春紅供圖

吳隆安祖籍武漢江夏,今年50歲,曾是武漢江夏區第一人民醫院(協和江南醫院)的一名兒科醫生?!?003年我也參加過抗擊非典一線的戰斗?!眳锹“脖硎?,2008年,他從該醫院離開。2015年他前往北京,現在是北京扦億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

“我聽到家鄉武漢疫情嚴重后寢食難安,就打了電話給江夏區防疫指揮部,了解到醫護力量緊張?!眳锹“舱f,“我2月10日發了請戰書,申請做一名志愿者,并獲批。12日回來后,我被分配到廟山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在全國各地的醫護力量源源不斷地馳援武漢的情況下,現在的醫護力量短缺狀況較之前有明顯緩解?!?/p>

“我與其他人組成一個小組,主要負責在門診篩查發熱病人?!眳锹“步榻B說,“目前我們醫院的醫生排了4個班,24小時輪換?!?/p>

據吳隆安回憶,他此次逆行回武漢,還頗費了一番周折?!?月11日,我原計劃開車去武漢。在準備上高速的時候,被告知去武漢的高速公路已封閉。我只好返回了。查詢了一下,直達武漢的火車、飛機都已經停運?!眳锹“不貞浾f,“我最后買了當晚8點北京到鄭州的火車票,先南下,到鄭州后再想辦法去武漢?!?/p>

2月12日下午3點40分,經過京廣線上數次輾轉,吳隆安終于抵達武漢。在接受安全檢查、消毒后,他被接往江夏廟山社區衛生服務中心。

吳隆安的請戰書 受訪者供圖 

(責編:牛鏞、岳弘彬)

隨機標簽:

相關內容
天津十一选五遗漏数据